步骘
步骘(zhì)(?-247年),字子山。临淮郡淮阴县(今江苏淮阴西北)人。 三国时期孙吴重臣。步骘最初避难江东,于孙权统事后,被召为主记。后游历吴地,又任海盐县长,还任东曹掾,出领鄱阳太守。建安十五年(210年),转交州刺史、立武中郎将,率军接管往交州,追拜使持节、征南中郎将。次年,以平定交州功,加平戎将军,封广信侯。后迁右将军、左护军,改封临湘侯。孙权称帝后,拜骠骑将军,领冀州牧,后因冀州分与蜀汉而解牧职。又都督西陵。赤乌九年(246年),代陆逊为丞相。次年,步骘去世。

步骘(zhì(?-247),字子山,临淮淮阴(今江苏淮阴西北)人。三国时期孙吴重臣,官至吴国丞相,被封临湘侯,有二子步协、步阐。

据吴书记载,步骘的祖先为周代晋国大夫杨食,因其采邑在步这个地方,遂以步为氏。后步氏族人中有步叔者,是孔子七十弟子之一。根据史记记载此人为步叔乘,字子车。秦汉之际步氏族人有为将军者,以功封淮阴侯,步氏于是成为淮阴大族。步骘是淮阴士族步氏的后人,孙权的步夫人与其同族。汉末扰攘,步骘迁居到江东避乱,到江东后孑然一身,生活困苦。后与同龄的广陵人卫旌(字子旗,日后官至吴国尚书,后因猜忌弹劾潘浚而免官)相识交好,二人白天靠种瓜自给自足,在晚间则努力研习书籍。步骘广泛地学习各种学问和技艺,各种书籍无通读博览,他性格宽雅深沉,能够折节降志,屈己辱身。

会稽人焦矫(曾担任过征羌令,人称焦征羌)是郡中的豪族,其门客放纵无理、霸道胡为。步骘与卫旌在其地盘上谋生,担心被他们所侵凌,于是共同带着名帖和瓜果,前往献给焦矫。到其府邸后,焦矫正在室内睡觉,两人只得在外面等待。过了一段时间,卫旌等得不耐烦了,想要就此离去,步骘制止道:“我们来的初衷就是畏惧他势力强大,如今到来拜访未果又擅自离去,想以此来表示清高,只会与他结怨而已。过了很久,焦矫开窗看见了他们,于是命人在外面铺上座席,让他们坐在室外,而自己却在室中帷幄内端坐。卫旌越发觉得耻辱,但步骘神色言谈自若。焦矫安排他们就餐,自己的大案上堆满了佳肴美味,却以小盘盛饭给步骘、卫旌,只有少许蔬菜而已。卫旌心中郁闷,难以下咽,而步骘却把饭菜全部吃光,其后才与卫旌告辞而去。卫旌怒骂步骘:“你怎么能忍受这种侮辱?”步骘答道:“我等本是卑微低贱之人,主人以低贱之礼招待我等,本来就很恰当,有什么可耻辱的?”

延康元年(220年),孙权任命吕岱接替步骘为交州刺史,步骘于是率领一万名交州义士进驻长沙。当时,正遇上刘备东征孙权,武陵郡的蛮夷更接受蜀汉的招降,蠢蠢欲动,于是孙权任命步骘驻守益阳。后来,刘备在夷陵被陆逊击败,但零陵、桂阳等郡仍然不稳,步骘领兵平定。

黄武二年(223年),步骘迁任右将军左护军、改封临湘侯。黄武五年(226年),步骘被授予符节,屯驻沤口。黄龙元年(229年),孙权在武昌称帝,任命步骘为骠骑将军、遥领冀州牧(冀州在魏国境内,此为虚职),同年都督西陵,代替陆逊镇抚吴蜀边境。

蜀汉派遣卫尉陈震出使吴国,祝贺孙权称帝登极。孙权于是与蜀汉约定平分天下,以魏国的豫、青、徐、幽四州归吴国,兖、冀、并、凉四州归蜀汉,由于将冀州的归属划给了蜀汉,因此解除了步骘遥领冀州牧职衔。后来,孙权迁都建业,留太子孙登和上大将军陆逊继续镇守武昌。孙登写信给步骘,请求教诲。步骘于是把当时在荆州界内担任重要职务的官员即诸葛瑾陆逊、朱然、程普、潘濬、裴玄、夏侯承、卫旌、李肃、周条、石干等十一人列出,对他们的品行才能进行逐一的介绍分析,且上疏希望孙登要信任和重用这些杰出人才。

后来孙权信任酷吏中书校事吕壹,让他负责监察百官、处理刑狱。吕壹经常对官员的公文进行审核,对许多具体事项吹毛求瑕,稍微有问题的官员就会被诬陷以重罪,且滥用严刑,弹劾处理了许多无辜官员,甚至孙权的女婿左将军朱据、丞相顾雍等也难免被诬陷以罪名而遭到软禁。步骘对此深为不满,多次上书劝谏。后来典军吏刘助提供证据证明朱据无罪,揭发吕壹制造冤案的真相,在步骘、潘濬等大臣的压力下,孙权终于觉悟,诛杀吕壹,且派中书郎袁礼前往安抚步骘等人。步骘先后上疏数十次,举荐屈居下位的贤能,为遭受无辜陷害的官员开脱,孙权虽然不是全部采纳,但还是多次经过他的劝谏中修正错误的行为和意图。

赤乌五年(244年),孙权因太子孙登于此前逝世,乃立三子孙和为太子,另立四子孙霸为鲁王。鲁王孙霸因得宠于孙权,野心渐生,在其党羽全寄(全琮之子)、杨竺等的支持下,阴谋废储夺位,引发了二宫之争。由于孙权未能及时解决这场争斗,此后二宫之争愈演愈烈,全国内外官员逐渐分裂为两派。丞相陆逊、太常顾谭(陆逊外甥)、左将军朱据、威北将军诸葛恪、会稽太守滕胤、大都督施绩、尚书丁密等支持太子孙和,步骘则与镇南将军吕岱、卫将军全琮、越骑校尉吕据、中书令孙弘等依附鲁王孙霸,两派争夺不休,几乎使得吴国陷入政治危机。

《吴书》:骘博研道艺,靡不贯览,性宽雅沈深,能降志辱身。 岁馀,骘以疾免,与琅邪诸葛瑾、彭城严畯俱游吴中,并著声名,为当时英俊。

陈寿《三国志·步骘传》:“性宽弘得众,喜怒不形於声色,而外内肃然”、“步骘以德度规检见器当世。”

周昭:当世君子能不然者,亦比有之,岂独古人乎!然论其绝异,未若步丞相之为美也。

吕范诸葛恪:“每读步骘表,辄失笑。此江与开辟俱生,宁有可以沙囊塞理也!”

孙盛:“风雅则诸葛瑾、张承、步骘以声名光国。”

孙登:“步骘忠於为国,通达治体。”

《傅子》:“权继其业,有步骘以为股肱,分任授职,乘间伺隙,兵不妄动,故战少败而江南安。”